當前位置:首頁  記者眼

【四方a集運】你不瞭解的老工學院

時間:2015-01-19單位:新聞網瀏覽量:2551

分享到

  【四方a集運】在華南理工人口中,常常把“華南工學院”簡稱為“華工”,把國立中山大學工學院稱為“老工學院”。國內很多高校都把建校日期銘刻在校徽上,華南理工大學源遠流長,擁有百年曆史,已過甲子校慶,但她的校徽卻與眾不同,把老工學院建成年代——“1934年”——放在最重要的標誌物上。對於老工學院,你究竟瞭解多少?本期記者眼將帶你探祕歷史上的工學院。

  對於老工學院的認知,不僅僅體現在校徽上的年份上,還體現在剛剛頒佈的大學《章程》上:對於華南理工大學歷史源流的描述,“中山大學工學院”也是位居第一。除此之外,它還生活在師生的記憶中,在建築學院鄭力鵬老師的描述中,“華園”繼承自國立中大石牌校園,“華工初期六成的師資來自老工學院”。這一切,無不悄然建構着她獨一無二的地位。

移山填坎地成平 百尺高樓拔地生

——探尋工學院樓宇的前世今生

  工業救國思潮由來已久,早在國立廣東大學時期,孫中山就提出“大學之旨趣,以灌輸及討究世界日新之學理、技術為主,而因應國情,力圖推廣其應用,以促社會道義之長進,物力之發展副之。”這反映了孫中山對辦工科等技術學科的濃厚興趣,但工學院的籌辦卻經歷了漫長曲折的過程。

  1934年8月,理工學院分出土木工程、化學工程二系,同時增設機械工程、電氣工程二系,正式宣告成立工學院。石牌新校園落成之日時,工學院首批整體遷入。

  現在華南理工大學的6號樓原系中大理學院化學系用地,從1935年夏起至1938年10月廣州淪陷前改作工學院化工教室.1954年底學校辦公樓2號樓建成,它轉歸建築學系使用至今。1958年校黨委第一書記張進為其題寫樓額:“建築紅樓”。8號樓原為中大機械電氣工程系用地,今作機械與汽車工程學院用樓之一,9號樓原為中大土木工程教室,後陸續為華南理工造船系、交通學院與現今的電力學院用樓。


7號樓

  “提起中大工學院,人們常常忽視了7號樓。”據高等教育研究所陳國堅老師介紹,7號樓建成後至1938年10月廣州淪陷前,一度為中大理學院化學系用樓,光復後轉作工學院化學工程教室,今為土木與交通學院之土木系用樓。


9號樓

  中大石牌校園所在是丘陵地貌,施工的工程量頗大,其中尤以9號樓為最。時任校長鄒魯在《回顧錄》中提到“校址在山中,故建築時皆須移山填坎,方能成平地,尤以土木工程系教室為最。”並賦詩一首:“移山填坎地成平,百尺高樓拔地生。得到安居思創造,一沙一石費經營。”

紅牆碧瓦額丹黃 雙翼飛檐古殿妝

——探尋老工學院“中國固有”建築之美


傳統復興式屋頂,建築師運用了仿木檐椽、吻獸、瓦當等外在裝飾

  漫步東湖岸邊,遠遠都能看到的老工學院四棟建築的綠瓦紅牆。鄒魯曾賦詩曰:“紅牆碧瓦額丹黃,雙翼飛檐古殿妝。共羨中邦佳式樣,莊嚴華麗軼殊方。”這個“中邦佳式樣”,也曾被稱為“中國固有式”建築。

  “由於民族災難深重,民族主義興起,建築被賦予承載中華文化的重任,用現代技術建造具有傳統風格的建築成為時代潮流。”鄭力鵬表示,官方也將“中國固有式”作為民族建築的創作原則,提倡建築師們予以採用,使得“大屋頂”在公共建築上流行一時。

  這些樓宇無論斗拱、檐椽,還是吻獸、欄杆、檐下彩畫、建築色彩都具有中國傳統官式建築的特質。但也採用改良式的裝飾構件,如在機械電氣工程教室、土木工程教室和化學教室中,“仙人騎雞”後並不是傳統的瑞獸,而是採用了象徵廣州的“羊”形脊飾,“大屋頂”也都有意識提升了高度,使人遠遠都能看到。


  相比於建築外部的豐富精緻的裝飾構件和紋樣,建築內部的裝飾顯得尤為簡潔和淡雅,只在樓梯、門框、地面等部位做少量裝飾。當年剛剛入駐的學生對石牌新校非常滿意:“若説石牌在天上,文明路就是地下了……那皇宮式的建築,那瀝青的大馬路,太陽把屋頂鱗瓦反射得閃閃有光,巨大的圓柱,意大利式批蕩,皮鞋在士敏土上敲得格格的響。”


斗拱、額枋、柱、梁等仿木構件最能代表中國傳統建築式樣

  “雖然建築師堅持古為今用、洋為中用,但明顯也可以看到結合稍顯生硬。”鄭力鵬表示,檐口斗拱等模仿傳統構件,已經喪失了力學功能,會對施工造成難度和浪費;屋面排水方面,模仿西方設置內排水檐溝,但忽視了樹葉堵塞會造成排水不暢。這也是楊錫宗在第二期奪標失敗的重要原因。

舊時王謝堂前燕 飛入尋常百姓家

——探尋老建築的政治內涵


紅磚綠瓦

  對於老工學院的解讀,可以從建築的角度,還可以從政治的角度出發。在封建宗法禮制下,勞苦階層只能使用青瓦蓋房,王公貴族可以用綠琉璃瓦,只有皇室和廟宇才能使用黃色琉璃瓦。另外,平民百姓是不許入住廡殿和歇山式房屋。石牌校區卻廣建重檐廡殿、重檐歇山式建築,普遍使用黃綠色琉璃瓦件。


左圖為華南理工大學,右圖為北京大學

  陳國堅表示,與皇城根下的燕京大學校舍灰磚黑瓦相比,它反映了破皇權、立民權的辛亥革命後,“民主”與“共和”思想、現代公民意識、價值判斷、風俗習慣等,即除舊佈新的革命精神,對嶺南社會經濟、社會生活的流佈與滲透。

  曾經擔任國立中大校長的戴傳賢認為,石牌校園的規劃“其案底乃就周代辟雍之制度而擴大之”,《白虎通》的解釋是“天子立辟雍”。聯繫到“中山陵”提法,結論也就不言而喻,反映了時人對中山先生的推崇。

  但是無論怎麼解讀,時代的進步卻是顯而易見的。時至今日,這些美輪美奐的建築,卻能“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讓進出校園的人們都能從中獲得美的感受。


《華園記者眼》第45期團隊

文 字:祝和平

圖 片:吳夏曦 梁啓華(部分圖片來自資料)

美 工:吳夏曦 祝和平

編 審:孫宏志

總 策 劃:王丹平


華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 凡本網未註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於華工新聞中心,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工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

② 凡本網註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對其負責。

③ 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繫。

※ 聯繫方式:華南理工大學新聞中心 87110205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