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記者眼

西藏班30年 華南理工建築之花開遍雪域高原

時間:2017-04-25單位:黨委宣傳部瀏覽量:1058

分享到

  “藏地紅花開嶺南,東風化雨分外妍,卅載春秋彈指過,芬芳桃李伴雪蓮。”華南理工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下稱“華南理工建築設計院”)原副總建築師周今的一首詩句,揭示了30年前華南理工大學一段辦學往事。

  4月18日,華南理工大學建築學科1988級西藏班入校30週年紀念座談會在何鏡堂工作室召開。來自西藏班的學生代表和當年的老師匯聚一堂,回顧往事。30年前,為支援西藏建設,填補建築設計人才缺口,華南理工當年克服重重困難單獨開班招生,如今,這批學生已經成為西藏建築設計的骨幹力量。

2017年廣州相會

  “1988級西藏班用獨特的教學模式為西藏培養了一批人才,為支援西藏建設,為加強民族團結做出了實在的貢獻,也為以後通過人才培養援助西藏的工作積累了很多有益的經驗,是我校教育史上的一個創舉。”華南理工建築設計院院長何鏡堂院士説。 

不忘初心
華南理工設計院主動承辦西藏班
 

  “西藏班是30年前在特殊的條件下,用特殊方法辦的一個特殊班級。”85歲的陳開慶是當年西藏班的管理組長,也是華南理工建築設計院創辦人。
  1960年代中期,西藏自治區從全國各大設計院調來一批有經驗的建築師和工程師正式成立了西藏自治區建築勘察設計院(下稱“西藏設計院”)。但是,1970年代後期,從各地調入西藏的設計人才開始陸續調回原籍,後來從外地調入新的人才越來越困難,調入的人才都是幹3-5年就調回原籍去了,到1989年西藏設計院只剩下技術人員30餘人。另一方面,西藏考到內地大學的學生因為基礎相對較差,上大學以後陸續遭淘汰,沒有一個學成歸來。
  陳開慶説,為了穩定、充實人才隊伍,西藏設計院向有關部門提出,希望委託內地高校專門開辦西藏班,根據學生實際水平教學,分建築、結構、給排水等6個專業培養30名建築工程設計的急需人才。1988年初,西藏設計院書記羅桑先後與“建築老八校”中的6所溝通,但因單獨開班,既無先例,又需耗費大量人力物力,各高校紛紛婉拒。

陳少熙(右二)、張寅山(右四)接待來訪的西藏設計院院長陳復生(右三)、總工程師李長達(右一)

  “西藏設計院最後找到了我。”陳開慶曾於1960年到1972年進藏支援,是西藏設計院首任副院長(院長缺)。陳開慶説,他明白其他高校不能單獨開班的苦衷,更理解西藏設計院的迫切需求,決心挑起這個重擔。
  “1988年4-5月間,西藏設計院院長陳復生,副院長陳顯順、陳錦等相繼來到華南理工大學請學校幫助培養,先後歷時近兩個月。”參與接待的主任工程師張寅山説,經過多方努力,西藏班終獲批准,由華南理工建築設計院承辦,並由環境藝術創作室全面主持西藏班的學習、生活和思想政治工作。
  在西藏班入學時擔任主管教學的副校長、畢業時擔任校長的劉正義回憶説,“當時學校比較窮”,西藏班不僅需要承擔很大的經濟壓力,還要承擔一定的政治風險,學校當時非常謹慎,但最終還是果斷地做了開辦的決策。
  “我對西藏有特殊的感情,如果這件事情辦不成,我會內疚一輩子。”陳開慶哽咽着説。於是當年高考結束後,學校派遣環境藝術創作室主任、西藏班班主任陳少熙奔赴成都,從西藏考生中擇優錄取了藏族學生13名、漢族學生15名、回族學生2名。30名西藏籍學生從雪域高原來到南國花城,開啓了在華南理工4年的學習生活。 

不負重託
“開小灶” 讓西藏班成長成才

  西藏班的教學管理參照建築學系及建築工程系本科生的教學計劃進行,但考慮到西藏地區基礎教育的特殊性,例如中學沒有或很少開辦英語課、中小學都沒有開辦美術課,學校專門安排了英語和素描課程,並聘請附中的高級教師補習高中基本課程。

老師回顧往事(部分)

  陳少熙説,當時專門成立了“西藏班教學領導小組”安排和聘請了教師分管教務、思想和後勤工作,提出了辦學、生活、管理“三獨立”的管理辦法,特地在華南理工大學附屬中學租了教室、宿舍和飯堂,使同學們有相對獨立和方便的環境學習生活。
  譚幗英就是其中的一位,她曾經在畢業後支援西藏5年。1988年,已經擔任學校團委副書記、系黨總支副書記的譚幗英,又應陳開慶邀請擔任西藏班的輔導員。她笑着説:“我當時本來是管輔導員的幹部,又變成了管學生的輔導員。”

學生送給老師的祝福(部分)

  選擇的課任老師具有高級職稱且認真負責,和學生建立了深厚的感情,特別是馬友發、林玉玲兩位老師,針對同學的力學、數學、英語基礎較差的情況,授課時採用了一些特殊教學方法,還每週利用晚自習時間對學生進行輔導。

  “今生無悔為人師。”林玉玲老師淚眼婆娑地説,“學生對我很好,每次輔導得太晚,他們總會把我護送到樓下,直到家裏燈亮後才肯離開。”

  馬友發老師的付出也得到了西藏班學生的認可,《理論力學》課程結束後,應學生的請求,他又繼續擔任了《材料力學》課程的教師。

  華南理工建築設計院原總建築師林永祥現場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學生請假條和明信片,他説,為了提升學生的漢語能力,他教授的建築歷史課有一項作業,就是抄寫重點段落。“學生還對應着漢語名字,給我取名‘南洋•扎西德勒’”。

西藏班入黨宣誓儀式

  在華園的沃土裏,西藏班的少年開始茁壯成長,學習迅速趕上,思想日益提高。在一份泛黃的總結報告上這樣寫着:“同學們日趨成熟,眼界也更加開闊,認識到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救西藏;改革開放是改變中國、改變西藏貧窮落後面貌,使中國立於世界強國之路的必由之路。廣東的成就使他們看到了西藏的希望,也看到了西藏的前途和責任。”
  1992年,所有學生順利畢業,除一位學生留在內地,其餘29名學生均回到西藏,進入西藏設計院工作。

不辱使命
 華南理工建築人崛起世界屋脊

  這些同學就像29個種子,撒向了雪域高原,在世界屋脊生根、發芽,成長為參天大樹,成為西藏各個部門的技術骨幹和各級領導。據統計,共有18位學生成為西藏設計院主要領導和技術骨幹,其他學生在拉薩市建築設計院、西藏大學工學院等部門擔任重要職務。

在拉薩的西藏班校友(郭力供圖)

  “當前在西藏,70%的建築設計任務由西藏設計院完成,而這其中的70%,均由我們這批‘華工人’承擔。”西藏班學生、西藏設計院副院長郭力介紹説,進入工作崗位後,西藏班學子很快承擔重任,“高原之上,你們學生設計的高樓大廈,見證了幾十年跨越千年的西藏腳步。”
  “一個班的學生能夠有如此重大的成績,能夠做出如此重大的貢獻,在我們國家的教育史上也是罕見的。”陳開慶分析説,時勢造英雄,“你們創業的黃金時期,遇上了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黃金時期,才能釋放出如此巨大的能量。”

 

布達拉宮是世界屋脊上的一顆明珠,陳開慶鼓勵學生再創輝煌(圖片來自網絡)

  陳開慶鼓勵學生説,西藏是一片正在開發的沃土,三百多年前,以桑結嘉措為首的設計師建造了布達拉宮白宮,並經過幾十年的營建,成就了今天的布達拉宮。如今,布達拉宮已經能夠和世界一流的建築文化遺產相媲美,被譽為世界屋脊上的一顆明珠,“相信在我們29個同學中間,在你們的黃金歲月中,一定會湧現出今天的桑結嘉措,一定會創造出世界屋脊上的第二顆明珠。”
  聽着老師們的發言,西藏設計院建築設計所(室)所長德吉卓嘎不時偷偷地抹着眼淚,她詢問着老師們的近況,並獻上了潔白的哈達。
  “在華工的4年是我們人生的重要節點,老師的言傳身教不僅影響我們,也傳遞給了下一代。”郭力説,西藏班學子的子女中,已有4名考上華工、清華、同濟等高校的土木工程專業,繼續傳承這份“珠江畔的高原情”。

 

《記者眼》第83期團隊
文 字:祝和平
圖 片:盧慶雷  杜若禮  被訪者提供
協助單位:華南理工大學建築設計研究院
編 審:孫宏志
總策劃:王丹平


華工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未註明其他出處的作品,版權均屬於華工新聞中心,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範圍內使用,並註明“來源:華工新聞網”。違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責任。
②凡本網註明其他來源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並不代表本網對其負責。
③有關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請與本網聯繫。
※聯繫方式:華南理工大學新聞中心 87110205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