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新視點

黃凱:在黨的光輝照耀下前行

時間:2017-04-27單位:黨委宣傳部瀏覽量:1192

分享到

  “滴水之恩,當以湧泉相報。”黃凱説,自己能成為一名大學教授,完全得益於黨和國家的培養。惟有努力工作,才對得起黨和國家的恩情。


從舊社會到新中國


  黃凱的童年和少年時代,貧苦而多難。

  黃凱祖籍是廣東揭陽,1934年出生在泰國。在他出生多年前,他的祖父,因為家境貧窮,下了南洋,輾轉定居泰國。

  當時,泰國政府不允許華人辦華文學校,很多中國人憤而回國。1938年,黃凱一家也因此從泰國回到揭陽老家。然而,老家地無一攏,房無一間,生活的艱難可想而知。特別是從1939年6月日本軍隊入侵汕頭開始,戰火在潮汕地區肆掠蔓延,民不聊生。黃凱一家也走上了顛沛流離的生活,“我的父親挑一籮筐,裝上年幼的弟弟和我,帶領全家,風餐露宿,沿途乞討達兩個月逃到江西井岡山地區。我的祖母年老體衰,未能同行,餓死在家鄉。母親經不住長期勞苦和肺病折磨,跳塘自殺,全家人掙扎在死亡線上,苦不堪言。”

  新中國成立,是黃凱人生命運的重要轉折點。

  1949年前後,全國實行土地改革,黨和政府把地主惡霸的土地和房屋分配給窮人,黃凱的温飽問題基本解決了。因為早先曾在好心人的幫助下,讀了幾年書,新中國成立後,黃凱直接入讀六年級。讀書的機會來之不易,這讓黃凱倍加珍惜。初中三年,他年年都獲得學校的學習優良獎章。初中畢業時,考慮到家庭貧窮,本想考師範學校,儘快畢業出來工作。慧眼識珠的校長堅持建議他考高中,將來讀大學。

  1956年,黃凱成功考取華南工學院(1988改名華南理工大學)。然而,貧窮的家庭卻拿不出從江西到廣州的路費。這時候,愛惜人才的校長又慷慨相助,給了黃凱42元錢,讓他得以順利到廣州讀大學。時至今日,説起當年老校長的資助,黃凱言語中都是發自內心的感激。


華園裏寒窗苦讀


  “考入華南工學院之後,學校不僅免學費,給我提供伙食,買被子、蚊帳,每月還給2元零用錢。”黃凱捨不得花錢,省吃儉用,有節餘就寄回家。因為路費昂貴,他大學四年沒有回過一次家。每到寒暑假,常常隻身留在空蕩蕩的宿舍裏,想家時流下淚水,但看着眼前的課本,又頓時感到幸福。

  黃凱在學習上的刻苦,從他自學英語的過程可見一斑。

  黃凱讀大學時,學校開設的外語是俄語。而他意識到,今後從事學術研究或者工作,英語也許會派上大用場,大學二年級時他用業餘時間開始自學英語。

  那時候,宿舍裏10點熄燈,他就偷偷跑到湖濱路,藉着路燈,夜讀到12點。第二天,沒等起牀鈴響,天才矇矇亮,他又跑到湖濱路學英語。沒錢買書,黃凱就從圖書館借書用手抄寫。當時的校長羅明燏發現後,給予他很大鼓勵和支持,告訴黃凱,遇到不懂的地方可以隨時去問他,同時還把自己用的英文版《流體力學》送給黃凱。

  黃凱的功夫沒有白費,靠着刻苦自學,大學二年級他就能閲讀英文版的書籍。乃至在大學畢業留校後,黃凱還自己定下任務——今後讀專業書,要讀英文書和雜誌,記筆記也必須用英文,這些日積月累的筆記,更讓他的英文水平日見精進。


精功事業報效國家

黃凱與學生交流


  1960年大學畢業後,黃凱被分配在造船系任教。因為學校準備籌建造船專業,黃凱被派到大連海軍工程學院學習軍艦設計。在大連學習期間,他把全部的精力和時間用在了學習上,直到1963年畢業,他才回家看望父親,而此時他已離開家整整7年。

  基於在科技和英文方面的長期積累,黃凱終於有機會用自己的滿腔熱血報效國家。1964年,黃埔船廠生產的魚雷快艇要出口巴基斯坦,需要把中文説明書翻譯成英文。任務落在黃凱肩頭,他夜以繼日,埋頭苦幹,用時一年半,圓滿完成了20多萬字的翻譯工作。1974年為了勘探南海的油氣資源,我國從法國進口了一艘海洋石油勘探船,黃凱負責船體結構穩性和抗沉性的檢驗,並在航行、勘探實踐和培訓我國技術人員的過程中,隨船擔任英文翻譯,在此過程中,他跑遍了廣闊的南海和重要島嶼。1976年,我國決定設計新一代衝鋒舟,黃凱被任命為首任設計師。在認真研讀了英美以往主要快艇資料後,他親自設計了船型,並指導製造出來。在1978年全國第一屆科學大會上,衝鋒舟項目被授予全國科技進步三等獎。30多年來,在我國重大水災救災過程中,衝鋒舟發揮了重要作用。

  1985年,學校籌建海洋工程系,派黃凱到美國加州大學進修。在美留學期間,受相關部門之託,黃凱聯繫美國埃得森石油公司,最終促成該公司與我國合作開展南海石油、天然氣勘探,併合作建設輸油、輸氣管道等項目。在加州大學完成學業後,加州大學挽留他擔任師,並開出每月5000元美金的薪酬,黃凱婉拒了加州大學的邀請,如期回國。


“黨指哪我就奔向哪”


  基於黃凱在英文方面的專長,學校決定調黃凱到外語學院教授博士生英文寫作。“黨指向哪裏,我就奔向哪裏。”黃凱從大局出發,直到1998年退休,一直在外語學院擔任碩士生和博士生的英語教學工作,並出版了《科技英語結構與翻譯模式》《外貿進出口英語寫作教程》《90年代TOEFL(託福)語法題型分析》《化學工程英語讀本》等書籍。

  退休後的黃凱,仍執著於工作。梅州市葉劍英紀念館建成後,他受梅州市政府之託,完成了紀念館説明文字的英文翻譯工作。他還為廣州老年大學編了一本旅遊英語,並親自上課。

為黨校學員作報告

為學子發放助學金


  關心下一代,是黃凱退休後的一項重要工作。自2004年開始,他就積極參與學校關工委工作,目前仍擔任外語學院關工委常務副主任,組織開展相關工作。他和退休黨支部書記及小組長共同發起成立外語學院“愛心基金會”,自己帶頭每年捐助1萬元,幫扶貧困學生完成學業。作為學校“名師報告團”的成員,黃凱每年都為黨校學員作報告,用自己的切身經歷説明“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他鼓勵學生,實現中國夢就要從腳下開始,勤奮學習,學好本領,才能為國家做貢獻!

  “春蠶到死絲方盡,蠟燭成灰淚始幹。”這是黃凱最喜歡的兩句詩,喜歡是因為春蠶和蠟燭的執著奉獻精神。黃凱同樣擁有甘於奉獻的無私情懷。他説:“只要身體健康,就要努力工作,就要不斷為黨和國家做貢獻。”


《新視點》第26期

資料來源:離退休工作處

編 輯:劉 濤 張 薇

圖 片:受訪者提供

編 審:柯 寧 孫宏志

總策劃:王丹平


返回原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