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新視點

徐樹:做一個有德行的法律人

時間:2018-07-11單位:黨委宣傳部瀏覽量:2643

分享到

人物簡介:

  徐樹,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副教授、碩士生導師。主要研究領域為國際投資法、國際貿易法、國際爭端解決等。主講課程有國際經濟法、國際公法等。在《法商研究》《法學》《國際經濟法學刊》等期刊發表中英文論文十餘篇,多篇被轉載,入選2017年國際法學科法學核心刊物高產作者。主持國家社會科學基金、中國法學會部級法學研究課題、全國人大常委會港澳基本法研究項目、廣州市社科基金等多項國家級及省部級課題。曾獲2015年、2016年、2017年華南理工大學本科畢業論文優秀指導教師獎,2017年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青年教師本科課堂教學競賽一等獎,2018年華南理工大學本科教學優秀獎、華南理工大學青年教師本科課堂教學競賽一等獎。


  “法學之道,不在於雄辯的口才,德行是最重要的。”徐樹初入大學第一次接觸法學,老師就在課堂上擲地有聲地強調。法乃公正善良之術,如醫學之希波克拉底誓言,“我願以此純潔與神聖之精神,終身執行我職務”。14年來,從初嘗法學滋味到攻讀法學博士,到而今成為一名法學傳播者,華南理工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徐樹對此有更深刻的體悟,並努力踐行着。“無論在生活中扮演着什麼樣的角色,德行都是最重要的。教師、法律事業往往是和做人合一的,就是你做人有什麼境界,教師、律師事業也應該會達到什麼境界”。


法之德重愛國

徐樹,身材並不算高大,但臉膛兒方正,簡約鏡框的映襯下,一雙不大的眼睛閃爍着內斂深邃的光芒,骨子裏透着一股向上的倔強勁。在江西景德鎮一個小山村長大的他,硬是憑藉實力穩穩地考入清華大學讀本科,並在清華大學完成了碩士、博士學位。讀大學期間,徐樹沉下心來學習,獲得了國家獎學金等大大小小的獎學金。他不死讀書,喜歡嘗試新東西,同時為了減輕家裏的負擔,還做過樓管、安全巡邏、整理自行車、報刊亭賣報紙、幫忙搬家等等各種各樣的勤工儉學崗位。

徐樹積極參加學術研討會

  變則通,通則久。自中國加入WTO和“走出去”的步伐不斷加快,國際法的地位和作用越來越突出。徐樹敏鋭地選擇了專攻國際法領域。國際法與國內法不同,國內法規範的是單位和個人,國際法規範的是國家。國際法看似與公民個人很遙遠,好像只有外國人、外交官等羣體才熟悉,實際上隨着全球化日益加深,國內與國際問題相互交融,民族與宗教、中美貿易戰、恐怖主義、生態環保等與每個人都息息相關。讓人熱血沸騰的《紅海行動》《戰狼2》劇中涉及海外撤僑、國家管轄原則等不少國際法知識,也讓我們懂得:只有祖國強大,我們才有家;只有祖國強大,我們才能回家。作為一位國際法律專業人士,徐樹認為:法之道,重在愛國。在任何時候,國家都是第一位的。國家利益是國家進行一切國際活動的根本出發點。

  伴隨着中國大國地位的不斷提升,“一帶一路”建設和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逐步推進,越來越需要用國際法保障國際投資和貿易,需要在提升中國在國際規則制定方面的話語權。重任在肩,徐樹努力用自己的專業知識發聲,聚焦國際投資法、國際貿易法、國際爭端解決等開展研究,在《法商研究》、《法學》、《國際經濟法學刊》等期刊發表中英文論文十餘篇,多篇被轉載,還入選2017年國際法學科法學核心刊物高產作者。“吟安一個字,捻斷數莖須。”曾經無數次的苦思冥想、絞盡腦汁,不斷推敲、數易其稿,徐樹付出的努力與艱辛可想而知。


學之德為盡心

  學法律有眾多法律法規需要掌握,有大量的法律條文需要記,很多時候學習是比較枯燥的,如何讓學生想學樂學呢?徐樹認為,“上課的時候一定要互動,讓學生感覺和教師在一起是輕鬆愉快的,並積極引導激發學生去思考問題。”思則清,辯則明。課堂上,徐樹頻繁地隨機選擇學生,拋出問題,一步步由淺入深地引導學生去思考,去判斷、推理和分析問題,最終得出更有説服力的結論和選擇。徐樹希望通過不斷循環這一過程,讓學生做到“互動成為習慣,思考成為本能”。

徐樹演繹的課堂

  國際形勢風雲變幻,各種國際熱點問題都涉及國際法問題,思考、學習也成為徐樹的生活常態。他密切地關注國際法院、WTO網站等各種國際網站,查閲大量時事資料,並提取精華整理成法律時事案例。一個案例,少的幾十頁,多則長達幾百頁,加上英文閲讀翻譯費時,加工提煉的難度可想而知。徐樹笑稱:“備課是個體力活。查網站、逐字逐句敲出來,電腦前一坐就要幾個小時。”不怕苦不怕累,徐樹終於蒐集建立了50餘個經典案例庫。通過案例的分析和討論,學生對課程的理解和投入程度明顯提升。文科考試一直被人詬病為“貝多芬”(背多分),為防止學生死記硬背,為考試而考試,徐樹把考試重點也放在案例解析,考驗學生的歸納分析能力。就這樣,通過一次次互動課堂、案例講解、考試檢驗,學生學會了如何不死記硬背書本知識,學會走到實際中去分析思考問題。

  學好國際法,必須過英語關。英語語言能力是全英教學最大的障礙。徐樹深知學好英文必須靜下心來,一詞一句積累,不可急功近利,所以主講《國際法(全英)》《WTO法(雙語)》《國際投資法(雙語)》《歐盟法(雙語)》等課程時,他非常有耐心,鼓勵學生多讀多累積英語專業詞彙,在上課提問、課後作業等環節,仔細觀察、評估每一個學生的能力,根據學生的不同水平設計提問、進行不同深度的思索,各有所得。

  好的課堂並不需要刻意粉飾,好課出自常態課。務實的華南理工大學組織教學競賽時不“做課”,注重展現最真實的課堂狀態,安排專家臨時到課堂聽課然後現場評分。比賽當天,徐樹就如平時上課一樣,一點兒也不緊張,憑藉一支粉筆、一份PPT、一本書等再普通不過的幾樣東西,卻讓課堂充滿互動,智趣茂生,引人入勝,還收穫了2018年青年教師本科課堂教學競賽一等獎、2018年本科教學優秀獎等榮譽稱號。

為師之德唯用心

  課堂教學時間畢竟是有限的,為更好地與學生溝通,來華工工作的第一年,徐樹便擔任班主任。“既然要做就必須全力以赴,否則就對不起學生。”這一樸素真誠的想法激勵着他使盡渾身解數。

  1987年出生的他,與學生之間的年齡差距不是太大,很容易理解學生的想法和問題,被學生親切地稱為“樹哥”。剛入校這段時間的學生最需要關心,於是徐樹和學生約定:大二前,和班裏每一個學生約一次飯。“和樹哥沒有代溝,我們就像朋友一樣聊天,談學習、説未來。”卓越同學談起徐樹老師格外開心。平日裏,徐樹經常主動找學生聊天。若是學生有學業、職業規劃、生活等方面的問題找他,他便積極答疑釋惑,幫助學生找尋合適自己的方法方向,陪伴學生慢慢成長。

徐樹作為班主任送別他所帶的第一屆畢業生

  有如春天般温暖,也有如寒冬般嚴厲。學生離開象牙塔前最難的功課——畢業論文寫作也讓徐樹頭疼,因為他發現學生中普遍存在對論文選題、寫作思路、行文安排、查閲資料等兩眼一抹黑。為了攻克論文難關,徐樹下了一番“繡花”的功夫。先讓學生根據個人興趣選幾個題目,然後就為什麼選、解決什麼問題等數次碰撞、溝通,再結合研究前沿、學生勝任力等因素綜合考量後確定題目,接着對論文結構、語言表達等事無鉅細地指導。“能説會寫是法律人的基本功,但做人做事不能自説自話,寫論文要有讀者(受眾)感,要符合現代人的閲讀習慣,多用短句,簡潔明快,少用或不用信息量大又長的雜亂句子。”徐樹將自己的論文寫作經驗傾囊相授,讓學生用工匠精神打磨每一個細節,論文質量自然大幅度提高。多名學生獲得畢業優秀論文獎,徐樹亦因此連續3年蟬聯校級本科畢業論文優秀指導教師獎。

  全班32個學生,徐樹把每個學生都放在心上,關注每一個學生喜歡什麼、擅長什麼、缺點是什麼。在温暖的班級,學生們卯足勁,加油學,成長更快。2014到2018這段時間對徐樹來説意義非凡,他全程見證了他所帶的第一屆學生大一的青澀懵懂、大二的奮起拼搏、大三的勤學苦練、大四的成熟不捨再見。全班繼續讀研究生、出國留學的學生比例佔一半的畢業答卷也見證了徐樹的點滴付出。


  習近平總書記:“人的一生只有一次青春。現在,青春是用來奮鬥的;將來,青春是用來回憶的。”當青年教師遇上青年學子,必然是一場奮鬥的盛宴。徐樹每天把時間安排地滿滿的,不是在課室,就是在備課;不是在回家的路上,就是在準備上課的路上;不是在上課,就是在做科研。忙忙碌碌,只為學生們畢業時,帶走的不僅僅是知識和技能,更重要的是時刻銘記“德行”二字千金重。


《新視點》第47期

文 字:王功敏 馮修儒 實習生

圖 片:受訪者提供

編 審:張 徵 周 玉

總策劃:張鍋紅



返回原圖
/